欢迎来到纬美陵水网
服务热线:0898-83338208
首页>文体动态
陵水河畔,这个抗日联络站的故事值得人们铭记
来源:海南日报、陵水发布 发布日期:2020-09-03
62.9K
  陵水河畔,南来北往的动车呼啸而过,环岛高铁穿过的这个小村庄,一栋栋小楼林立,并没太显眼的地方能引起车上旅客更多的遐思。地图上可以看到,这个村名为雷丰村,在抗战那个血与火交织的年代,这里曾经上演过现实版的“潜伏”故事,我党重要的抗日联络站在这里顽强屹立。


琼崖党组织与党中央联络用的发报机部件

  建立陵水雷丰抗日联络站

  土地革命战争后期,陵水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在环境十分恶劣的情况下,共产党员颜廷芬、翁进经、马大京、符开信、陈番姚等先后汇聚到雷丰村,秘密进行联络,继续坚持革命斗争,在雷丰村建立联络点。

  1939年4月,侵琼日军井上部队占领陵水后,大肆捕杀抗日军民。为了保家卫国,抗击日本侵略军,同年8月,颜廷芬和曾石路夫妇和当时乐万县委派来的林泉在雷丰村以颜廷芬家为联络点,建立抗日联络站,这是陵水县第一个秘密抗日组织。

  革命斗争经验丰富并且熟悉当地情况的颜廷芬,自然当上了联络站主任,负责联络抗日志士,秘密开展抗日活动。当时上级派来陵水活动的同志,都是先来雷丰村由颜廷芬夫妇接洽。在这个不起眼的村子里,他们频繁接头开会,商讨抗日事宜、制定抗日斗争方案。

  同时,颜廷芬夫妇以开办“烟牛业”(加工烟业和贩牛)作掩护,经常走村串乡,甚至多次冒着生命危险穿过敌人的封锁线,到毗邻的万宁、崖县、保亭等县访寻联络土地革命时期失散潜伏的革命同志,开展抗日活动。

  为了保证抗日联络站的安全,每当同志们在家中聚会时,曾石路便让二女儿或小儿子在屋外的庭院边,假借晒烟叶或番薯丝等物进行放哨,发现外人走来便发出暗号。有时村中个别居心不良的人假装借东西闯入屋内,看到的是颜廷芬正在和几个人推牌九赌博。

  1940年12月15日,琼崖国民党顽固派掀起了以进攻美合根据地为主要目标的反共逆流,颜廷芬在陵水县城某药店内的一张报纸上获得此消息。他回到联络站后,迅速向上级报告,使陵水的党组织提高了警惕,避免了不必要的损失。

抗战时期,六连岭山脚下的我党政军交通站遗址

  “杀了颜廷芬还有曾石路”

  颜廷芬夫妇利用一切机会发动群众抗日救国。有一次,附近的圈桶村等10多个村庄被日军“扫荡”,许多村民家破人亡。颜廷芬夫妇当即发动全村民众捐献粮食、衣物,帮助他们重建家园,并借此机会号召群众抗日救国。从此,附近的亚清坡、圈桶、深泉、黎亚等村庄也先后成立了抗日基层组织。

  在陵水县党组织的领导下,雷丰抗日联络站做了大量工作,但颜廷芬是外村人搬进雷丰村,村中又仅有颜家一户与外地人来往较多,时间长了,难免引起敌人的怀疑。1941年农历六月某日,村中的伪保甲长到县城开会回来后,集中在一起嘀嘀咕咕,引起了颜廷芬的疑心。为了预防不测,当晚他便带着大儿子颜启宽外出,并告诉曾石路一有什么动静,便让全家赶快逃出村庄。

  然而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1941年七八月间,伪自警团团长王传信带领日伪军包围了雷丰村,抓走了颜廷芬和他儿子颜启宽等人。父子俩在狱中受尽了酷刑,始终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和抗日联络站的秘密。最后,父子二人被日军残忍杀害,他们用生命保证了联络站的安全,使得联络站的情况没有完全暴露。

  过了一段时间,日军逐渐放松了对颜家的监视。父子俩的壮烈牺牲,使得曾石路瞬间衰老,成了名副其实的“老颜婆”。但敌人的凶残并没有把她吓倒,反而激起了她满腔的仇恨与热血,她在亲人的坟前擦干了眼泪,表示:“杀了颜廷芬,还有曾石路。”

  曾石路继承了丈夫的遗志,接过革命的事业,继续完成丈夫的工作。她利用日军监视松懈的时机,恢复联络站的工作,秘密接待和联络中共抗日人士。她的二女儿颜春梅和小儿子颜启明也配合她工作。鉴于曾石路的工作出色,上级指定她为雷丰抗日联络站的负责人,继续坚持地下斗争,直至1946年8月,她为了革命积劳成疾,与世长辞。